警示教育
當前位置: 首頁 > 警示教育

從服務員到正廳級干部、從受賄到瘋狂索賄,他迷失在私心和物欲泥潭中

發布日期:2019-04-03  訪問次數:  信息來源: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  字號:[ ]

       “最想跟女兒說我對不起她,她內心深處可能也看不起我,有這樣一個父親,也許是她一生的恥辱。”云南省原政協副秘書長、辦公廳黨組成員陳云生悔不當初,愧對家人。

       2018年4月13日,陳云生涉嫌嚴重違紀違法,接受紀律審查和監察調查。

       曾經,陳云生堅信集體榮譽要高于個人榮譽。高中畢業后分配到連云賓館,陳云生從一名普通的服務員做起,30年來經歷了省政府接待辦各個階段的崗位調整,從接待科副科長到省政府接待辦主任,逐步成長為一名正廳級干部。早年間他一直努力工作,全身心地投入到工作中,將集體利益看得很高。1999年昆明世博會圓滿舉辦后,接待處獲得了省委省政府發的特別貢獻獎,是集體榮譽。

       “那時候公家的錢裝在這個包里,私人的錢裝在別的包里,不混在一起的。”隨著職位的提升,手中的權力也越來越大,尤其是下屬單位逢年過節都要來慰問,陳云生不知不覺開始迷失自我,在成績面前算起了個人的小賬。

       “我覺得我做出的貢獻很多,他們來看望我,給我送點禮金,是應該的。”迎來送往中,陳云生的心態一步步失衡。

       “他坐的車比我坐得好,他吃飯的標準比我的標準高,而且他們拿的是年薪幾十萬,我是拿月工資每個月幾千塊錢,所以就有一種比的心態在里面。”

       講排場、比待遇讓陳云生迷失在自我膨脹的泥潭中越陷越深,逐漸從受賄到索賄。2007年,陳云生擔任海埂會議中心建設協調領導小組組長時,一次性向建設投資方索要人民幣30萬元。

       2011年3月,陳云生的工作崗位有了變化,從省政府接待辦調到了省人口和計劃生育委員會。他錯誤地認為是組織虧待了他,自己在工作上的付出和得到的回報不成正比。從此,他的心態再次發生了變化,不僅經濟上走向了貪婪,工作上也當起了甩手掌柜,對單位的工作不管不問,對前來匯報工作的同志也耍起了官威。

       邪氣入內,正色乃衰。從受賄到索賄,一發不可收拾。陳云生把履職變成推責,把更多的心思花在個人利益得失上,以工作調動、干部提拔、住房分配等為由,明目張膽以借為名“殺熟”,向同事索賄的金額達300多萬,其中以孩子出國留學缺錢的名義,先后兩次向劉某索要90萬元。

       “我想試探一下,他對我還是不是很‘忠誠’,我打了一個電話給他,原來承諾給我的還兌不兌現,他就拿了40萬給我,我也就收下了。”

       2012年至2014年,陳云生任云南省人口和計劃生育委員會黨組書記、主任期間,伙同辦公室工作人員彭某在向下級分配撥付經費過程中,以解決省計生委食堂補助經費的名義,向昭通市衛計委,文山市、個舊市等12家衛計局索要金額共計220.29萬元,歸兩人使用。

       理想信念滑坡,宗旨意識淡薄,黨性觀念弱化。翻看陳云生的懺悔錄,字跡潦草,錯字連篇。陳云生自己也說,平時很少學習。

       “作為一個正廳領導,陳云生是我遇到的最不愛學習的干部。最簡單的,我們做完每份筆錄,都要讓他簽幾個字:以上筆錄我已看過和我說的一樣。就這么簡單的幾個字,他可能都會出現兩三個錯別字。”辦案人員很吃驚。

       在陳云生的字典里,把會來事、揣摩領導心思當作自己的主要工作。久而久之,陳云生記住的總是那些沒有送錢的同志。后來,陳云生也因為輕信下屬彭某,不斷向基層衛計局索賄,直至東窗事發,被組織審查。

       “我十分后悔,對不起黨組織對我的培養、教育和關心,對不起一直以來對我教誨過的領導和幫助過的同事,對不起我的父母,對不起我的子女。我的錯誤和犯罪事實清楚,教訓慘痛,危害極大,有損了黨的形象,我認罪。”陳云生懺悔道。

       鐵的事實證明,只有嚴守黨的紀律,才能守住為人、處事、用權的底線,才能守住黨和人民交給的政治責任,守住廉潔的底線,守住正確的人生價值觀,做一名合格的黨員領導干部。

 

 




打印本頁 關閉窗口
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 澳洲幸运8软件机器人